针对Visa“封杀”银联双币卡海外通道之举,中国银联昨日向羊城晚报作出书面回应称,双币卡的任何一方都无权单独对持卡人选择境外支付通道作出限制,并且声明:“银联国际网络不仅可以受理单标识银联卡,也可以受理双标识银联卡。”言下之意,目前并未像Visa那样对双币卡的另一方展开“封堵”。

  银联相关负责人昨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银联、Visa“双标识卡不是纯粹的单品牌银行卡,标识双方均有责任和义务为持卡人提供境外受理服务。任何一方都无权单独对持卡人选择境外支付通道作出限制,持卡人拥有选择境外支付通道的权利。”

  封杀成现实

  软肋在BIN号

  尽管中国银联指责Visa“无权”,但国内发行的有Visa标识的双币信用卡在国外很多地方不能走银联清算已是既成事实,Visa为何能让“封杀”顺利实现?

  对此,中国银联方面称“不清楚”,但银行卡业资深人士向记者揭秘称,关键在于“BIN号”(即银行卡开头字母所代表的号码)。

  “银行卡组织之间的竞争,很重要的一块就是卡标准,其中BIN号是核心。”该人士解释说,根据国际惯例,在开放的银行卡市场上,银行卡交易信息的转接路径选择由卡片BIN号决定。谁掌握了BIN号,就掌握了主动权。也就是说,一个BIN号直接决定收益。国外银行卡组织也正是通过控制BIN号使用,从而控制跨行交易市场,进而获得跨行交易收益。

  但由于中国银行卡产业起步阶段大量依赖了Visa、万事达等国际组织提供技术支持,使得直到现在国内银行发行的信用卡大多数还是双币卡,而非银联标准的单币卡。有数据显示,截至2009年3月底,双币卡占到了信用卡总数的52.6%,而以4字BIN号开头的“银联Visa卡”又占到了双币种卡总数的50.1%;单币种银联卡占卡片总数的45.8%,仍未过半,Visa等国际组织对国内信用卡仍掌握了相当的主动权。

  也正是因为认识到BIN号对银行卡产业的重要性,2002年,中国银联代表国内各发卡机构,统一向国际标准化组织(ISO)申请了具有全自主知识产权的“62”字头BIN号,并希望其成为发行人民币卡的统一标准。近一两年银联基本主推“6”字头银联标准卡,其用意也是为摆脱对国际卡组织的依赖和由此产生的制约。

  国际规则或现双币卡纠纷真空

  Visa此次堵截银联,也正是攥住BIN号说事,这从国际规则的表面来看,似乎站得住脚。但既然双币卡上有银联标识,是否意味着银联同样拥有相关权利?

  中国银联显然是这么认为的。但有第三方国际卡组织人士指出,双币卡上有银联标识,是因为中国大陆不对外资开放银行卡清算业务,双币卡在境内使用时必须走银联通道所致。双币卡本质仍需受国际规则约束,“4”字头卡应当遵守Visa规则,“5”字头卡应当遵守万事达规则,“6”字头当然遵守银联规则。

  对上述说法,业内人士并不全赞同。“BIN号的确有国际规则,但当初推出双币卡必然是有利益互换在里面,如果因为利益纠纷就用国际规则来强压,就有些霸道了。”

  更有人士担忧,Visa的做法如果被其他国际卡组织纷纷仿效,势必对持卡人造成更不利的影响。尽管现在万事达、美国运通、日本JCB等其他一些国际卡组织并未表态会跟进,但“如果此次事件不能得到妥善解决,难保今后不会爆发更大规模的封杀事件。”

  然而,遗憾的是,据记者了解,由于双币卡并非国际发卡主流,在解决纠纷争端上似乎还并没有明确规则,这也给双币卡的前景带来更多不确定因素。

  持卡人一边倒支持银联

  Visa与中国银联的这场渠道之争也引起了不少持卡人的关注。和几年前银联要求全面停发双币卡不同的是,这次持卡人几乎一边倒地倒向了中国银联。

  在某国内知名网站发起的一项“你如何看待Visa和中国银联之争”的调查上,有近80%的网友表态支持中国银联,持卡人已被卷入利益纷争的漩涡之中。

  对此,有评论人士指出,这种封杀只会导致“多输”———持卡人利益受损、中国银联境外渠道收入下降、Visa持卡人的流失。“Visa封杀中国银联的真正目的,是倒逼中国开放内地银行卡清算渠道,但其损害持卡人利益的方法很值得商榷。”

  该人士认为,Visa应该与中国银联特别是中国金融监管机构通过磋商来达到目的,而不是动辄拿起封杀“大棒”相威胁。这样不但达不到目的,还可能引火烧身。而中国银联发展很快,网络已延伸到境外90个国家和地区,很难封杀得住。

  但他同时指出,中国银联一边大力拓展国际市场,另一边,国内卡清算渠道又不开放,“出海”能够走多远是一个问号,“毕竟开放是双方、双向的,让利只能是一时而不能是一世。”

  对此,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教授也认为,持续“冷战”有害无益,他建议管理层应适时介入。